是阿璃才不是水

谢谢你来看我♡(*´∀`*)人(*´∀`*)♡发过/赞过的tag都吃,超级喜欢闲聊!(当然能聊cp更好)日常自闭,希望有人能来捡我∠( ᐛ 」∠)_

【侠明】不悔

ooc,我真的ooc,我写不出来我脑洞的样子,726以后少侠真的会失去很多人吧,就还好还有掌门他们,香帅也只是换了名字。匆匆忙忙写的,欢迎批评,雷的话别骂我。发现自己除了那种图片还从来没用过楚留香手游的tag,悄悄用一次,不妥私聊我删。


预警:方思明视角,ooc

文中 你=方思明


不悔

    雨夜,你信手翻阅着某门某派的所谓秘笈,窗外雨声中夹杂了一段慌忙的脚步声,你握住藏在桌下的匕首,却并未生出警惕--仅凭走位就把自己暴露至如此,何患之有?然后他敲响了你的门。

    倒是有趣

    你甚少有访客,为数不多的几位也都来者不善,而这些人尽数死在你的手中,你揣测着来人是何方势力,又是哪里防备不周让他漏了进来,然后,打开门。

    “胡闹! 你可知这是何处。”当你看到那个浑身湿透的少年便忍不住骂出声,若不是你今日侥幸心情不错,若不是他福大命大,今日这位少侠便是万圣阁中另一具无名尸首。

    在他面前你总是不自觉放下警惕,如今他没向你胡言乱语得讨饶,你才终于拿出点少阁主的样子面对你眼前的人。

    你不讨厌少侠,他总是十二分的精神,又暖又明亮的一团,不厌其烦地追着你跑,有时你也会在他身上稍稍体悟到一点人间的样子。而今日他却像一只被欺负狠了的狗子,不知所措地看着你,他不是不懂怎样藏匿自己的身形,只是哪怕你说了千百遍,他也死活不信你会对他下杀手。

    “可是发生了什么?”到底年长他些许,你也知道现在他需要你。

    “思明兄,我...我找不到香帅了,蓉蓉姐老胡,三哥...他们都不在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我谁都问了。”他红着眼睛看着你,看上去比任何时候都更像个孩子,你舍不得伤他分毫的孩子。

    可是这事你偏偏知道答案,然后,你把门打开自己转身去寻了杯子。

    他大概没想到你会准他进屋,愣得像是某种小动物。

    “楚留香什么也没告诉过你?”你挑眉问他。

    “没...”他垂着头倒是少见的安静。

    “那便不该我说,你在此住一晚,明日便离开,擅闯万圣阁,还能安然无恙,下次可没有这般好事。”

    你起身离开屋子,想着又该去哪儿休息。

    “砰-”刚刚还安静坐着的人不知发了什么疯突然起身把你压在墙上,手臂把你的腰搂得很紧。你深吸两口气,强迫自己不去掐他的脖子。

    “你可知这是何处?我是何人?便是你的香帅还在也不敢说能在这等情况下保下你,你真以为自己能全身而退。”你抓住他的衣领轻易把两人掉了个个儿,他只是继续抱住你的腰,却没有流露哪怕一丝一毫的惊慌,你气自己何时对他变得心软而欲杀他后快,却又在那双眼睛的注视下无处遁形--你从不想他去死。

    他握住你还拽着他衣领的手一字一字问你:“那你也会突然不见吗?”

    你的指尖冰凉,他的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接触的地方却慢慢变得温热,他只是在害怕你也不见,你知道有时你很依赖他,不然也不会邀他去江边喝酒,也不会和他说些“故人”的故事,现在他也在依赖你,仿佛只要你松手他就会被身上的担子压垮,即使他根本不知道他要担负起的是什么。

    可惜,你帮不了他,这份责任你不能陪他担着,因为你就是始作俑者中的一员,他不该相信你不该依赖你,不该把自己性命和一个站在悬崖边的人捆在一起。

    你仓皇打开他的手,稳了稳心神:“若我便是那个害他们不见的人呢?也许有一天我与他们只能有一方留在这世上,只怕那时便是你我兵刃相向之日。”

   “不会!”他不再颤抖,也许他还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可是却匆匆打断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对你兵刃相向,我也一定会找到香帅。”

    你嗤笑出声,他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说了多不得了的事,脸上一片通红,又是你熟悉的样子了。

    “我…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我必定不会辜负你们,我…我一定会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找到香帅,将...。”他把后半句话咽下,也不知想说什么不过倒也慢慢平静了下来,然后他看着你的眼睛,像是说服自己似的呢喃:“我会找到的。”

    这江湖早已不是你们熟悉的样子,而他也从不是你所熟悉的人,不知为何你忽然很相信他,相信这样一个少年会跌跌撞撞地带着这个江湖去一个崭新的未来,一个所有人都在的未来。

   次日阳光破晓,你掩护他离开,他并不知自己背负着你们所有人的希望,只是稍有些狼狈的背着光向前走去。阳光下的他熠熠生辉。你不愿他把自己命与你绑在一起,却偏偏将自己的未来放在他手上,不同于二十年前,你被一双手放在老人的怀里,这一次是你自己选的,心甘情愿。

    你们都从未后悔。


p.s. 少侠没说出来的后半句是想告诉方思明他会带他离开万圣阁。因为他知道方思明还在这里所以不慌了。

不知道算不算相关,真的是不可抗力吧,震撼我全家,心情复杂...舍不得人物

侠明无料《念去去》领取方式

打call

Mrs. Frans:

正式宣一下,具体如图啦,是无料,不收取其他费用,只收取快递费和飞机盒的费用。


数量有限,先到先得,时间是限定在7.12晚12:00前


收录:酒醉人未醒


           三更半夜时梦


           雪满头


           姻缘石


           (点击即可阅读,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包容)








侠明无料《念去去》

Mrs. Frans:

排版完成,封设还在制作中


无料本,所以你只要付邮费+大概3元的飞机盒包装费就行,包装费也是给印厂的,由印厂直发,不经过我手


字数:2w4


厚度:40P↑↓


收录:《三更半夜时梦》《雪满头》《酒醉人未醒》《姻缘石》


都是旧文,阅读戳合集


图片仅供参考,因为太丑了我有空可能会重新排



印来送亲友比较多,毕竟无料也不打算多印,撇去群里想要的和亲友,大概还有14本


领取方式:在群里的企鹅跟我说一声就好,其他想要的同好可以私聊我,证明自己产过侠明粮或者给产粮的太太留过言(不需要很长但是单纯的加油打call不算)。互fo不磕这对的朋友也可以私聊我一下w这对超好磕可以试试


发送时间是七月上旬,具体看排版和封设的速度


如果要的人多可能会多印,没有要的话我就全部送亲友了

绝情谷副本剧情

天机阁打杂的:


感谢大佬们的录屏!


话说回来,副本剧情跟主线剧情不一样呢()



 


朱文圭:他们将天下的输家聚在一起,以为掌握了无所不能的力量,却毫不自知失败早已注定。


林清辉:阁主,“春闺梦里人”……已经给紫凝夫人服下,属下一定会从她嘴里撬出其他几处宝藏的秘密。


朱文圭:绝情谷不过是一个棋子……


朱文圭:让紫凝夫人颁下手谕,封锁谷内所有出入口。凡擅闯者,死!


林清辉:谨遵阁主旨意!


 


绝情谷侍卫:快撤!


绝情谷侍卫:快撤!注意不要伤害到它!


 


紫凝暗卫:夫人有令,绝情谷今日谢绝一切俗务。


少侠:这位姐姐,朱文圭很可能藏身谷内,紫凝夫人危在旦夕!


紫凝暗卫:放肆!我方才见过夫人,她一切安好,何来生命之忧?


紫凝暗卫:看来,你们是打定主意硬闯了!


 


乐心:小可爱~小可爱快出来~你在和我玩抓迷藏吗~


乐生:你身上有蝎子的味道


齐天河:我们可以解释这件事的……


乐心:不要伤害我爹!


 


<击败乐生父女>


 


乐心:原来都是误会,溜了溜了……


楚留香:希望没有耽误太多时间,还是先去拜访紫凝夫人吧。


 


慕启明:紫凝夫人!


慕启明:朱文圭谋划失败,便不可能会放过绝情谷!


铁云霜:还请彻查万圣阁余党,以免重蹈冰火寨的覆辙啊!


 


<击败紫凝夫人>


 


朱文圭:老夫也不是空口许诺之辈。那枚玉玺既然由你保管,便以玉玺为誓,待万圣阁踏平紫禁之巅,你将成为天命帝后!


林清辉:阁主请放心,清辉必以命护主!


朱文圭:此战就让他们看看万圣阁的真正实力!


朱文圭:服下这颗仙丹,你的功力将达到登峰造极的境界!


 


<击败林清辉>


 


林清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齐天河:难道那“仙丹”……有毒?


楚留香:小心不要碰到她!


如尘:阿弥陀佛


如尘:神明不度众生苦,小僧度之……


 


朱文圭:可曾想过


朱文圭:今日你我仇怨,放在更大的世界来看,亦不过风轻云淡?


少侠:不要再妖言惑众了,你为一己私欲,不知祸害了多少苍生!


朱文圭:年轻人,若你知晓宫里那个人的卑劣手段,自然会明白这天明正统,唯我朱文圭!


楚留香:为了实现你的野心,即使牺牲掉千万人,你也在所不惜吗?


朱文圭:只要能夺回属于自己的地位,老夫发誓愿以德政造福子民!如今只需牺牲少数人,付出区区一点代价并无不妥!


楚留香:侠心不同,不相为谋!


 


<击败朱文圭>


 


南无生:朱文圭,你的一次次败北,正是因为你把自己视为高高在上的“天”,却忽视了千千万最有韧劲的“民”。


朱文圭:……


朱文圭:老夫身负天命,就算一时之败又如何?你们所谓的小小侠义,丝毫无损于我的万圣之道!


南无生:即使人如细丝,但若将千万条细丝拧成一条绳,那便是天下间最不可逾越的“道”。


南无生:对你这种人,我只有一句话送给你。所谓善游者溺,而自溺者无药可救。


方思明:阁主。


方思明:林清辉……已死。但她临死前将玉玺托付于我,希望阁主……以后能记住她的名字。


少侠:方思明!你,竟要拦我?


方思明:塞北之恩,我自会报答。但这次,我有我必须要做的事情。你视我为忘恩负义之徒也无妨,就成全我一次自作自受吧……

方思明真好,他真好,少侠快和他在一起qwq

【侠明】【补档】归处


之前还债写的,刚刚发现莫名奇妙被lof删了,emmmm隔这么久重发有点尴尬,我就不打tag了,反正我债还完了的(x)我还找不到结尾了啊啊啊,当时发的时候补的,现在找不到了orz我...有机会补吧...


活动是之前侠明群里运气王产粮,群聊号码:666946343 虽然也冷了,但偶尔还有人能聊聊吧...如果申请不通过可以私聊我,我可以加你们好友拉你们orz看缘分吧

【侠明】新生

  cptag太冷了来暖暖tag,抛砖引玉,没有文笔。ooc属于我qwq

  我不适合产出,但我还在这个坑了,我好想给你们打call!

  真的ooc!!!人物严重弱化!有私设。



   新生



   你从来没有想过再见他会是这样的景象,一头银色的长发似乎许久没有打理过了,混着血杂乱的缠绕在一起,他的唇色惨白,没有了黑袍的包裹,腰身看上去不盈一握。如果是几年前的你,一定不相信这个人会是第一次见面就用气势将你吓退了的万圣阁少主,也不会是那个与你共饮时眼角带着薄红的风情万种的方思明。他像是一只疲惫的猫咪,伤痕累累,甚至没有力气去舔自己的毛。



  你不是没有见过好看的人,香帅什么何时少过红颜;他也不是陪你最久的人,自多年前相识,你们间素来聚少离多,何况自从明月山庄之后你们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彼此。你没有一刻不在思念他,你记得花朝节他手上的玉兰,你记得他和你喝过的酒,你记得你们一起喂过的小狗……在今天之前,你以为他是明月、是玉兰、却从来不知道原来他狼狈如此的样子在你眼中也这么好看,让你忍不住去为他理理头发或者把他抱在怀里;你知道自己思念他,却从未想过原来你这么想要把他据为己有。



  如果你现在把他抓走,他甚至没有力气去反抗,你意识到自己的呼吸再变得粗重,你可以把他养在家里,他也许会反抗,却不会真正伤害你。你是他唯一的朋友,那人看上去狠辣坚定,却受不得你一句关怀,你可以轻易就骗得他所有的柔软,让他露出肚子任你抚摸。



  可是你连这样也舍不得,舍不得看他害怕,舍不得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哪怕一丝的不安或者失望。



  不许你们动他,你不知道方思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甚至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急切地阻止楼岳西,可是你不许,



  “我们...”你必须解释点什么。



  “虽不是朝夕相处,却经历过生死之关,如果他曾做过什么,在下愿承担后果。”*



  也许还有疑惑,年轻的将军到底没有再往前。



  然后你把他抱了起来,受伤发热的身体格外柔软,像一片云朵,一只温暖的大猫;他无力地挣动了几下,最终体力不支的缩在你怀里。莫名的,你觉得他在依赖你,生涩的寻求你的保护。



  到底是成年人,即使他在过去的两年里失去了过多的肌肉和脂肪,他的体重也和轻巧没有一点关系,沉甸甸地压在你心上,你从未感受过如此满足。



  你知道,等明天他好起来,他又是那个杀伐果断方思明,但是他现在在你怀里,你就会护着他。




楚留香视角:


  少侠告诉你他和方思明只是朋友时,蓉蓉正好为你倒了茶,你几乎失态将水喷了出来。从明月山庄追到蝙蝠岛,出生入死了无数次,现在他告诉你他们只是朋友?你的小友年纪尚小,不懂男女...嗯...男男之事也就罢了,那万圣阁少主竟也是如此单纯之人倒是在你意料之外。你看着蓉蓉会心一笑,随口逗着小孩取乐,那时你们都相信他们到底会明白自己的心思,纵使前路坎坷也未尝不是充满希望。



  后来...他搜遍了蝙蝠岛上每一个角落,死活不信方思明不会有事,于是你将他打晕搬上了船,这条路远比你想的还要长。



  他们的重逢比你想的更晚,晚到,你甚至忘了他曾今那么喜欢方思明。那个孩子在两年间长大,没了那人,他比你们所有人所料想的都成长得更快。他开始在江湖里小有名声,开始有了一两位红粉知己,开始结交了新的友人...一切似乎都在变得越来越好,直到有一日你们路过严州,他忽然伸手接下了一片落叶,你问,他答:“只是想到了一位故人。”



  有一瞬间他看上去像是另一个人,但很快,那个温和的少年又笑了起来。你叹气,那些年少时的惊鸿一瞥永远会留在那里,你的小友不像你,他注定忘不掉也走不出去。



  自从捡到了受伤的万圣阁少主,他就把那人抱在怀里,丝毫没有假手于人的意思。武当道袍上绣着的鹤羽被压住,看上去生生短了半截,像是……护崽的母鸡。你克制住自己脸上的笑意,你的小友红着脸解释他们只是朋友,却不愿意让别人碰到方思明一分一毫;万圣阁少主起初还似欲拒还迎的挣扎,待少侠抱好了,却又没了骨头似的缩好,于是你调笑着陪他们胡说八道,只装作一无所知。


  


  


  


明明视角:


  塞北的风吹得你的脸生疼,不过也无妨,你也不能再受更多的伤了,你觉得自己的左腿好像断了,跑起来使不上什么力,不过还不能停下,藏宝图还在身上,义父尚不知道这件事,你还要回去复命。



  你们分开的真是太久了,久到你都不知道他何时变得如此难缠了。轻功倒是进步不小,你苦中作乐的想,失血让你眼前有点犯晕,你开始想死在你的知己手上是一种怎样的滋味。



  除了现在追着你的这位,你从未有过朋友,死到临头还能见上一面苍天也算是对你不薄,只是不知他还当不当你是朋友。



  “如果我是万圣阁的少主……你会不会杀了我?”如今你终于可以知道答案了。



  你忽然想让一切结束在这里,你的一生从未被谁真心相待,为了年幼时那一点点或真或假的温暖,你甘愿把自己一生献出去,现在为了月下那一点半点的真心,把自己这条命还了好像很符合你的逻辑。



  你们还从未单独交过手,倒是想见识见识你的朋友如今算得上几流的侠客。



  可是你没有停,他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狼狈的样子,就像你当初愿意把血和所有苦难咽下在他面前装出一副贵公子或是少阁主一样,谁都好,只有他不能见到你这般狼狈、污浊不堪的样子。他眼里的方思明是水中月镜中花,他会相信,你曾经也和所有人一样被阳光照耀,不必藏在黑暗里。



  你缩在角落,幼稚的假装不会被发现,你笑何时也成了这般蠢顿懦弱的人:逃不可逃,于是和所有人一样选择了人类天生的保护自己的姿势,如同婴儿缩在母亲的体内。只是和所有人不同的是,这个姿势带给你的不是保护,只有蔓延一生的苦难。



  他挡在你和军官面前,仿佛一只看守肉骨头的小狗,你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你只是觉得很冷,血把你的衣服打湿了,你仿佛从高楼坠落,风猛烈地像是能直接穿过你的骨头。



  好冷,



  你想;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觉得自己忽然腾空,然后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包裹了起来,你该感到疼痛,可是你没有,你以为自己将要粉身碎骨,却安全地坠落在了一个怀抱;那一瞬间,你觉得有人将你和寒风分隔开,用一些热和的东西把你骨头和心里的孔隙塞满,然后,你安全了。



  再次醒来是在马上,没有了楚留香、塞北的官兵,风还是冷的,只是被另一个人挡住了,阳光顺着少侠的发丝滑下,他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搂着让你靠在他怀里。



  你顺手摘下了覆面的金甲,那一刻,你感觉到新生。